梁嫱君

本命盾冬盾。杂食各类爬墙,欧美圈,游戏圈,原耽圈,同人圈皆可。

【盾冬】Welcome Home(小甜饼,一发完)

90+老人婚后生活如此幸福

古戈:

1.




Steve存了很久的钱,在布鲁克林买下一栋房子,后来Bucky搬了进去。








2.


书柜和榻榻米




大多数人民对超级英雄领袖是充满感激并慷慨的。Steve 在布鲁克林买这栋房子的时候得到了一个相当优惠的价格。在Bucky搬进来之前,Steve的书房面积大,布置却简单极了。除了偶尔处理公务要使用的办公桌,就只有一组书柜。他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记下许多朋友推荐的书目,真正买回家来看的却很少。




这种情况在Bucky回家后得到改善,起初Bucky睡不太好,Steve就找些文字读给他听,有时候是短篇小说,有时候是些诗集,也有时候是风俗故事和神话。Bucky在恢复,书房的书也渐渐多起来,多到塞满整个书柜后还有剩余。




书房的办公桌临窗,太阳总是充足,午后的阳光晒进来让人舒服的想打盹。Bucky喜欢这个地方,Steve干脆就把桌子移开,请来装修队打算打一个飘窗,到时铺上柔软蓬松的被子,让Bucky可以快快活活地晒太阳。




装修队队长是位亚裔中年男人,听了Steve的想法后建议他直接搞一个榻榻米,面积合适也十分宽敞,两个人都能躺上去,Steve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。




随后他们还买了新的、更大的书柜,把书目分类收拾进去。




“这是什么?”Bucky踩在椅子上把书柜最高层里的一本笔记本抽出来,迈下椅子打量着。




“不如你自己打开看看?”Steve顿了顿笑起来,放下擦柜子的毛巾凑过去。“现在的搜索引擎真的很厉害,有些照片我都没见过。”他翻开笔记本的扉页,指尖划过Bucky的手背落在里面的剪贴页上:“没找到你之前从网络和报纸上找的,每天都要看。”




Bucky仔细的看着粘在纸面上的人像图片,有些图小,分辨率也低,面容看不真切,但模模糊糊的也能瞧出Barnes中士神采奕奕的模样,眉目间恣意柔和的气息像极了故事里风流英俊的主人公。




“很好看,”Bucky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,“他很好看”




Steve骤然怔了怔,心里隐隐疼痛。他压住Bucky翻页的手,等他略带疑惑的抬头看过来才缓缓开口:“你一直都很好看。”




Bucky没有抽回手,闷不作声地凝视着他,似是在判断这句话的真假。Steve本来是很有底气的,但架不住这样直接又专注的目光,心里无端狂跳起来,被盯的红了脸:“你该往后看。”他开口催促,迎着这道目光轻轻摩擦过Bucky的手指。




Bucky舔舔嘴巴,顺着他的意思往后翻,翻了几页又停住,愣了好一会儿才眨了眨眼。




“你偷拍我?”他问。




“好不好看?”Steve心里轻快了一些,说话也不再崩得紧,他握住Bucky 的胳膊,两人一起坐到榻榻米上去,指指画画的讲起这些偷拍的照片。




“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,”他摇着头笑了笑,点点剪贴板左上角的照片。“每天都能对你一见钟情,看你浇花的时候,组装武器的时候,看电视犯困的时候,睡着的时候。”




Bucky放松下来,眯着眼睛在阳光底下听Steve絮絮叨叨的讲。被光线打成金色的浮尘悬在半空里,和着照片上有些细纹的面容一起,都在发光。明明周身还带着枪械般的尖厉的冷意,神色却软下来,违和又生动,哪里都是惊喜和希望。




“只要一眼,”Steve继续说道,“要是等我老得很了,记不得人了,早上起床的时候睁开眼睛看到你在浴室刷牙,我就会想,多么可爱的老先生啊,我爱上他了,要和他共度余生。”




Bucky带着鼻音笑了,把翻完的剪贴本扔回Steve怀里。




“被你发现了,我以后还能偷拍你吗?”




“不能,”Bucky说,顿了顿又问道。“我说了算吗?”




“这件事不算。”Steve笑道,伸手揽住他躺到榻榻米上晒太阳。Bucky没一会儿就困了,往旁边靠了靠,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又被捉住,有湿湿软软的东西吻上来,像有一只小狮子王偷偷蹭过来撒娇。




发现你了噢,Bucky心想到。










3.


储钱罐




Bucky和Steve有一个储钱罐,是一个铁面的饼干盒子,只要有了零钱,Bucky就把它们丢进去存着,听硬币落在罐子里叮当作响。等储钱罐满了,他们就把里面的硬币倒出来数清楚,然后拿着它去给家里添上一两样小东西。




接到任务的那天储钱罐里的硬币刚刚好和罐口持平了,Bucky和Steve正商量拿这些钱去买一套绣着简单花纹的沙发套。任务紧急,他们带上饼干盒子匆匆离开了家。




Bucky从快坍塌的房子下救出一个小姑娘,四五岁,穿着小花裙子,腰间还背着一只破了洞的hello kitty 小书包。她灰头土脸的揪住Bucky大腿边的武器搭扣号啕大哭,哭的直打嗝,Bucky有些无措的四处看了看,还是一把捞起小姑娘抱住,把她带到了Steve的摩托车旁边。




他犹豫了一下,把饼干盒子拿下来递到还在抽泣的女孩手中:“蹲下。”




小姑娘有点害怕,抽抽嗒嗒老老实实的蹲到摩托车后面没敢接。Bucky瞪着眼晴跟她对视,半晌也蹲下来,把盒子放到地上朝她跟前推了推:“你在这里不要乱跑,等有人来带你走的时候,这个就归你了。”他把防护面具拉下来,语气生硬又柔软,带着一点好听的尾音。




小姑娘看他长得好看,不怎么怕了,想了想冲他伸出小拇指:“那我们拉钩?”




Bucky抿住嘴,好一会儿才妥协的伸出右手,却被她避了开,小姑娘脸上还带着土,但眼睛亮晶晶的瞧着他开口道:“我能和那只更漂亮的银色手指拉勾吗?” 




维护和平需要付出一点代价,今天任务的代价就是反动分子出现的这整条街几乎都被毁了。结束战斗后Steve把自己的摩托车开到Sam身边,好让它避免出现在电视台的转播镜头里。




“瞧瞧吧,一个幸运儿!”Sam从制服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,把它弹起来在空中翻了个个儿。“我猜现在它是整条街唯一可以运作的机器。”




“我希望你还有另一枚。”Steve摘下作战手套,曲起两根手指敲了敲街边饮料贩售机的玻璃。




“抱歉,我可没有。”Sam耸耸肩,笑着把硬币投进入口。




空气流速加快,Sam发誓自己听到了武器的声音,带着冷气和气流漩涡破风而来。他紧张的避开一步,余光看到Steve五官都柔和的舒展开。




见鬼的,他恐怕知道是谁又在“袭击”他了。




Bucky左手用力的砸在饮料贩售机的玻璃上,蛛网似的纹路从拳下散开,快速的爬满整张玻璃,碎玻璃整个掉下来。他把手伸进里面拿出两罐可乐,扬手丢给Steve一罐,在听着他唠叨“下次要用正确的方式买饮料”的时候勉强敷衍的点头答应。




Sam揉揉鼻子,也从贩售机里掏出一罐啤酒,打开拉环喝了一口。




“敬单身。”他对着破损的机器说道。




任务让Steve和Bucky有些疲惫,购买沙发套的计划也被暂时搁置。




沿着他们回家的路,路边的每一块显示屏都在播报今天的大事件,小姑娘披着毯子出现在镜头中。




“冬日战士救了我。”小姑娘抱着饼干盒子,带着稚气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停下来听她去讲。“他特别好,我们还拉了勾。”她使劲摇了摇手里的盒子,直起身子对着镜头露出缺了一颗的牙齿:“我妈妈跟我说过,他叫Barnes,我最喜欢Barnes 了。”




停下车来等红灯的Steve笑起来,他转过头蹭了蹭搭在他肩膀的脑袋:“我也最喜欢Bucky了。”




我也最喜欢你,Bucky在心里说,耳朵泛红的把Steve 的脸推过去。




过了几天Bucky得到了一个新的储钱罐,很棒,也很特别。Steve买了一台小型的自动贩售机,把它安置在书房的角落里。Steve负责把里面的架子填满,Bucky负责用零钱把它们取出来,然后两人一起分食掉。




等过一段时间,他们就可以把钱再取出来,去买那套绣着花纹的沙发套。




无聊又充满情趣,让人乐此不疲。










4.


壁炉




每到了冬天,Bucky就喜欢呆在温暖的地方,但有时候他也不得不穿上那身不怎么暖和的作战服去出任务。




等出任务回来,他就假装冻僵了一样换上睡衣,瘫在地板上躺平,让地暖散发出的热度包裹四肢,再等着Steve唠唠叨叨的递过来一床毯子,趁机要一个拥抱。Steve也乐得回应,不去拆穿他的小把戏,只在几次之后把装修队请回家里,在客厅装了壁炉,壁炉前铺上柔软厚实的地毯。




壁炉边变成了Bucky最常出没的地方。




炉膛里的火烧的正旺。Bucky穿着棉布的单睡衣盘腿坐在地毯上,橙红色的火苗透过玻璃照在他的脸上和眼睛里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只熟透的桃子,美味又讨人喜欢。Bucky把松下来的头发别回耳后,用眼尾余光打量着壁炉架上的几个盒子,半晌哼了一声,得意的伸出手指推开临在一起的两罐燕麦,从缝隙里掏出一盒糖。




他熟练的剥开糖纸,把奶糖丢进嘴里,又拿起另一颗藏在手心里,才把铁盒原封不动的放回去。




傻瓜,Bucky转着舌尖舔舔黏在牙齿上的糖心想到,藏零食的本事七十年都没有一点长进。




Steve回家的时候快冻透了,浑身的关节都不听使唤。他僵着手脚把作战服脱下来,擦干净身上的尘土和血迹才往壁炉边走过去。Bucky就靠着炉壁,额角和鼻尖都渗出细密的汗珠,手里灵活的组装着一把枪。他扬扬眉分给Steve一个眼角,弹夹“啪”的一声塞进去,把枪扔到壁炉架上。




“我得跟寇森说说,我们的作战服必须加厚一些。”Steve跟他靠在一起坐下,把手探尽Bucky的睡衣口袋取暖,又伸出来揉揉他的耳朵。“你上次耳朵都冻红了。”




“走开点。”Bucky侧头避了避,不动声色的把Steve的手拿下来抓在手里。




Steve弯着眼睛回握住他的手,两人靠在壁炉边昏昏欲睡。




“我想吃一盒冰淇淋。”过了一会儿Bucky推推Steve的肩膀把他摇醒说道。“盖子上画着草莓和彩虹的那种。”




“里面还有巧克力和香草的分层。”Steve顺着他的话回想了一下。“你说的是那种吗?”




“对。”Bucky露出一点笑意,眼睛也亮起来,他抬脚踢踢Steve的小腿催促他去拿。




“最后一盒昨天Sam来的时候吃了它。”Steve放慢语速说着,在他生气前笑着把手绕过他的肩膀,给了他一个冰冰凉,温度刚刚好的拥抱。




Bucky试探着推了推,还是舍不得把Steve推开,但吃不到冰淇淋这个认知还是让他有一点点生气,他报复似的把左手伸进Steve 的睡衣里。




“我们明天就去买,我看到超市的广告,它们明天买一送一。”Steve讨饶的说道,安抚的把吻落在他发热的脖颈上细细啄着,还眼尖的发现地毯下有一块小小的凸起。他压着Bucky往地毯上倒过去,眼疾手快的掏出那颗橘子奶糖,剥掉外皮塞进嘴里。




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Bucky睁大眼睛怒视着Steve,又被他贴上来带着橘子味的嘴唇赶走了怒气。他坚持了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张开嘴巴,让Steve湿润又温柔的舌尖探进来。Steve吻着他染上糖霜甜气的嘴唇,吮吸他快融化成冰淇淋的舌头和牙齿。




“明天就去买,好吗,Bucky?”




“好吧。”Bucky心跳的很快,脸和壁炉里的火苗一样又红又生动。他从Steve嘴巴里抢走了剩下的奶糖,有点恼怒自己又上了当,掉进了甜蜜却显而易见的陷阱里。




不过陷阱里的诱饵是Steve,还有一个橘子味的吻,他心想到,谁能拒绝呢?这可是世界上最美味最让人迷醉的诱饵,几盒冰淇淋都比不上。










5.


榨汁机




Steve买了两个榨汁机回家,粉红色的榨水果汁,草绿色的榨蔬菜汁。




Bucky不爱喝蔬菜汁,只要看到料理台上通电的是绿色的榨汁机,就远远的躲开,Steve叫他也假装听不到的样子。要是通电的是那台粉红色的,情况就不一样了,用不着Steve招呼,他自己就会早早的坐到餐桌边上,等着果汁出来,要一个超大杯的容量。




榨汁机“嗡嗡”的开始工作,Steve打开壁橱拿杯子的声音叮叮当当的从厨房传出来。Bucky警惕的把目光从电视屏幕上移开,直起身体张望了几眼,看到机器粉色的外壳才放心的躺回沙发上。




红色的液体,他舔舔嘴角猜想到,是草莓汁还是西柚汁?或者混合果汁的味道也很不错,Steve总是乐衷于搞一些听上去很有营养的东西。




“Hey,Buck,你想喝点果汁吗?”榨汁机工作的声音终于停歇了,Steve从厨房走出来,举举手上的玻璃杯。




“甜吗?”Bucky从沙发上坐正,把靠枕揪到身前压住。




“很甜,我加了一勺蜂蜜。”




“这么说原本不甜?”




“不能这么说,”Steve靠近了两步,站在茶几边想了想说道。“原本是一种很淡的甜味。”




草莓汁,Bucky下了结论,朝Steve伸开手:“那给我吧。”




Steve笑笑把杯子递给他,从沙发上坐下,看着他把第一口咽下去才慢吞吞的开口:“除了蜂蜜,我还加了几个小番茄。”




“几个?”




“五个。”Steve在他发顶上亲了亲,闷声笑道。




Bucky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冷着脸往旁边挪了挪:“骗人会被打爆的,Rogers。”




“不好喝吗?”Steve握住Bucky拿杯子的手,拉到嘴边尝了尝:“你要是不喜欢,我就去买点草莓?”




其实是好喝的,Bucky抿住嘴巴,指腹摩擦着Steve刚刚留下唇印的边缘,悄悄的举起来又喝了一口。




“下次,”他犹豫的开口,揉了揉有点发红的耳朵,“下次只能放三个小番茄。”




“只放三个。”Steve答应着,亲昵的凑过去和他接吻,闻着他身上洗衣液的味儿和番茄汁甜腻的香气,忽的又有些哽咽。Steve暗暗笑自己年纪大了太容易被情绪控制,又忍不住温温柔柔的勾起嘴角,从身前抱过他等了快一辈子的人,鼻尖贴住脖颈的动脉细细嗅着。




Bucky敏锐的很,似是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,抬手在他的后背上拍了拍,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半晌瞪着眼睛,为难的开口,粗声粗气道:“很好喝......你,你别撒娇。”




Steve这回真的笑了,撑在Bucky身上不起来,Bucky也没办法,又不能真的把他踢开,两人黏黏糊糊的在沙发上分着喝完了那杯番茄汁。




快吃晚饭的时候,Steve出门买吃完的沙拉酱,出超市门接到Bucky的电话,又返回去站在蛋糕架旁边。




“超市里有没有一小块拿破仑蛋糕?”Steve想着电话里Bucky假装询问的语气,伸手把货架上最大的那块蛋糕拿下来,还附带着买了一盒刚出炉甜甜圈。




他提着巨大的超市袋子在街上走着,想着院子里的藤萝该修剪修剪,鼠尾草要迁到花盆里去搬进屋里养,前些时日Bucky在栅栏边种了一棵小树,这两天也出了新芽。Steve转过街角,看到遛狗回来的老安德森太太正跟他打招呼。




“回家啊,队长?”




Steve愣了愣,眯着眼睛笑起来,夕阳的余晖照在他金沙般耀眼的头发上,反出细碎的光。




“对啊,”他对着老太太点头应道,“回家。”










6.


Steve从前在布鲁克林买了一栋房子,后来他又有了家。



评论
热度(1530)

© 梁嫱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